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奇闻推荐 极速快三官网手机平台(www.addison-tools.com)收集最新世界奇闻奇事,奇闻异事,灵异事件,奇闻趣事,UFO外星人,未解之谜,门事件等文章,图片及视频。
当前位置:奇闻网 > 历史真相 > 耍奸玩狠,逞性妄为:"立皇帝"刘瑾的上位史

耍奸玩狠,逞性妄为:"立皇帝"刘瑾的上位史

来源:网易历史 更新时间:2019-02-05 10:00

虎中称王

当初,明孝宗在临终之时曾对刘健、李东阳、谢迁等人说,非常担心朱厚照贪玩无度,耽误大事,没想到这些果真成为现实。朱厚照即位之后,不仅贪杯好玩,而且崇尚暴力,成为一个视国事如儿戏的皇帝。所以,他能得到“武宗”这个庙号,也算是实至名归。

明武宗登基为帝时,未满十五岁,尚且是个顽童。孝宗一直忙于政事,忽视了对武宗的教育,令不辨是非的小皇帝很容易受到引诱。他从小被一群小太监包围着,所以内心非常亲近太监,觉得这些人才是自己的至亲。刘瑾等大小太监,也由此开始获得武宗重用,从而能够在政坛掀起新的风浪。

在弘治时期,刘瑾得到机会侍奉当时还是太子的朱厚照。他出于本能地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,等待太子登基之后,顺理成章地成为重臣,进而攫取权势与富。太子爱玩,刘瑾便千方百计地顺从讨好,而且想方设法地引诱其胡闹。十多岁的太子,对各种歌舞和游猎更加痴迷,也便更加离不开刘瑾这样的玩伴。

太子登基之后,不仅是刘瑾获得重用,其他几位太监,如马永成、谷大用、魏彬、张永、秋聚、高凤、罗祥等七名太监,也都得到了新皇的宠爱。这些太监,个个都是有权有势,都能在政坛上呼风唤雨,所以被人们统称为“八虎”。这“八虎”,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普通官员随便被哪一只虎咬到,一定非死即伤。“八虎”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在正道,他们一面想方设法地鼓动皇帝四处游玩,纵情享乐,套取武宗的欢心,一面则乘机弄权,为非作歹,到处飞扬跋扈。

这“八虎”中的虎王,就是刘瑾。因为最受武宗信任,所以也最为巧佞狠戾。

耍奸玩狠,逞性妄为:"立皇帝"刘瑾的上位史

刘瑾,陕西兴平人,本姓谈。因为自小被太监刘顺收养,从此改姓刘,后来净身当了太监。弘治年间,他曾犯过罪,后来侥幸被赦免,竟然得到了侍奉朱厚照的机会,就此博得宠爱。

以刘健、李东阳、谢迁等为首的众多朝臣,看到武宗被这些宦官影响太重,渐渐开始不理朝政,不禁深以为忧,纷纷进行劝谏。刚开始,武宗完全听不进去,直到有人告知天象有变,是上天发出警示,武宗这才松口,与朝臣商量,将刘瑾贬斥南京。

朝臣看到皇帝开始动摇,希望抓住机会斩掉掉祸根,刘健极力劝说武宗下定决心除掉刘瑾。对此,尚书许进表示反对。他认为,如果逼迫武宗做出过激杀人之举,将会生出意外的变化。

刘健、谢迁悄悄地联络其他一些重要官员,准备第二天共同劝谏武宗杀死刘瑾,一举除掉“八虎”。内监王岳、范亨、徐智等人,也非常痛恨“八虎”,所以将刘健等人的话完整转告武宗,并且称赞阁臣所议极是。

得到内廷的支持,刘健等人对铲除“八虎”充满信心,没想到就在此时,吏部尚书焦芳提前向刘瑾透漏消息,给了刘瑾等人绝地反扑的机会。

刘瑾得知消息,紧急召集其他“七虎”,连夜赶到武宗面前求饶,希望武宗念及多年旧情,能够保护他们。

只见八个人者围成一个圆圈,环跪在武宗周围,以头抢地,痛哭流涕地说道:“如果不是皇上的恩典,我们就只能像恶狗一样被别人驱赶,甚至早就遭到砍杀。”

刘瑾等人悲愁垂涕的模样,竟然让皇帝为之动容,面色为之稍变。

看到哭诉起了效果,刘瑾变得更加来劲,在继续表忠心的同时,忽然调转矛头,对准内监王岳等人。只见他继续哭诉道:“害我们的人,就是王岳。”

武宗非常不解,问道: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

刘瑾答道:“王岳掌管东厂,总是和外臣串联。先是发动谏官说事,等到大家进行阁议之时,王岳连连称是。这叫什么事呢?王岳掌管情报部门,毕竟还是皇帝的耳目,可他这种做法,到底把自己算作谁的鹰犬呢?他一直帮那些阁臣说好话,却唯独容不下我们这些人。”

武宗想起刘瑾所说也是实情,他本人甚至为这事与阁臣生过气,此时受到刘瑾挑拨离间,不禁勃然大怒:“看来我必须要修理修理王岳这个家伙才行。”

接下来,朱厚照不仅是生王岳的气,也生起内监其他几个大员的气,范亨、徐智等人也由此受到牵连。朱厚照决定起用刘瑾等“八虎”,替换王岳这些吃里扒外之徒。

耍奸玩狠,逞性妄为:"立皇帝"刘瑾的上位史

明武宗

就在这个深夜,朱厚照接连颁发几道“委任状”:命令刘瑾入掌司礼监兼提督团营;丘聚也进入司礼监,并提督东厂;恢复西厂,并任命谷大用提督西厂;至于张永等人则并司营务,分据各处要地。

刘瑾得到了权力,连夜传命,将王岳、范亨、徐智等人逐出京城,赶往南京。

就在这一夜之间,内廷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而且,这一切都是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完成。刘健和谢迁等阁臣尚且在睡梦之中,对此毫不知情。

“八虎”本来只是抱着一线希望请求宽恕,算是狗急跳墙式的垂死一击。没想到他们的一番哭哭啼啼竟然使得剧情急剧反转。武宗不仅当场赦免他们,而且给了刘瑾更大的权力,令其抢到掌管司礼监的大权。

在这之前,刘瑾只是个不太起眼的太监。执掌司礼监之后,刘瑾仍然还是一名太监,但他已经成为太监中的太监。因为执掌司礼监,刘瑾不仅赢得了专权的重要资本,而且继续稳坐“八虎”之王。

第二天早晨,当群臣上朝,联合奏请皇帝惩处“八虎”时,才意识到情势大变,剧本已经在几个小时之前被彻底改写,除掉“八虎”已经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甚至他们自己的地位也已不保。

刘健、谢迁等人先是继续据理力争,眼见不能获准,只得以集体请辞作为威胁。没想到武宗竟然爽快地同意他们的辞职申请。这让刘瑾得意不已,也令朝臣垂头丧气。

当初为“八虎”通风报信的焦芳,顺利进入内阁。他与刘瑾等人结下了不解之缘,暂时结成攻守同盟。

请辞的官员中,只有李东阳被劝留。李东阳为什么会被留下来呢?因为相比其他二位阁臣,他对“八虎”的态度相对暧昧。之前进行阁议时,刘健和谢迁态度强烈,只有李东阳习惯于缄默,所以得以劝留,而且很快就擢升内阁首辅。

当诏旨颁布时,李东阳说:“臣等三人,责任一同,而独留臣,将何辞以谢天下!”对此,武宗并不允准。

等到刘健、谢迁离开京城之时,李东阳在送行途中忽然哭泣。刘健正色道:“今天哭泣有什么用呢!如果当时和我们保持口径一致,那就可以和我辈一同去职离京了。”李东阳哑口无言,无以为应。

耍奸玩狠

刘瑾得势之后,首先要做的就是对仇家进行报复。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王岳。

王岳在弘治朝深得孝宗器重,所以才能被委以重任,提督东厂。他处事公正,素以严厉著称,所以看一向看不惯“八虎”的骄横,也因此而得罪“八虎”,被贬往南京,不久之后便遭刘瑾杀害。

杀死王岳之后,刘瑾仍不解恨,继续展开清剿“王党”行动。随着清剿范围的继续扩大,锦衣卫官校王缙、郭仁等一大批人,都被判定为“王党”,都无一例外地被谪戍边。

除了“王党”之外,还有规模更大的“刘党”和“谢党”。对于刘健和谢迁,刘瑾也继续穷追猛打。正德二年(1507)三月,刘瑾召集群臣跪在金水桥南,等候皇帝宣布“奸党”的谕旨。其中,为首的是大学士刘健和谢迁,尚书中则有韩文、杨守随、张敷华、林瀚,部曹则有郎中李梦阳,主事则有王守仁、王纶、孙磐、黄昭,词臣则有检讨刘瑞,言路则有给事中汤礼敬、陈霆等人,一共有五十三人,都是海内有名的忠直之士。

刘健辞官回乡,也没能过上安稳日子,因为刘瑾不依不饶地上门寻仇。刘瑾除了将刘健列为奸党之首榜示朝堂之外,不久之后又将其削籍为民,追夺诰命。

对于谢迁,刘瑾本想逮捕入狱,结果被李东阳劝阻。没想到站在旁边的焦芳忽然冒出一嗓子:“即便是从轻发落,也应当除名才是!”不久,判决书下来,正如焦芳所言,谢迁遭到撤职除名。

耍奸玩狠,逞性妄为:"立皇帝"刘瑾的上位史

谢迁

当年十二月,刘瑾继续请旨,剥夺刘健、谢迁及尚书马文升、刘大夏、韩文、许进等人诰命诏,并追还所赐玉带服物。同时被剥夺诰命的,多达六百七十五人。

刘瑾的疯狂气焰曾令所有的人都为谢迁担心,但谢迁表现出一幅行若无事的模样,他不仅怡然自得地与客人对弈,还能心平气和地吟诗作赋,并没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。一直到刘瑾伏诛,他才得以官复原职。

刘瑾打着帮皇帝清除奸党的口号,大肆清除异己。等这些忠良之臣被迫纷纷离开,刘瑾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地专权。

善于察言观色的刘瑾,知道武宗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游戏的欲望,就经常借此诱惑和控制皇帝。他设计出各种好玩的游戏缠住武宗,然后专门宣宗武宗玩得兴起之时请示政事。这时候,武宗总是会很不耐烦地斥责道:“你们什么事情都要来找我,为什么不让我清闲一点?我养你们这些人难道都是吃闲饭的吗?”

面对训斥,刘瑾表面上装成灰溜溜的模样,内心则暗自窃喜,因为他就此有了专断政务、窃取大权的正当理由。

当初因告密立功的焦芳被安排内阁任职后,只知仰刘瑾鼻息而动。包括李东阳,一度也只能唯唯而已。因为李东阳的屈服,内阁的地位也从此直线下降,而且开启了阁臣听从太监指挥的恶例。

对于当初共进退的“八虎”成员,因为刘瑾的专横,也有所分化。因为刘瑾的越发强势,这种分裂也是势所必然。

刘瑾在揽权之外,也疯狂敛财。而且会打着皇帝的旗号中饱私囊。有了权力之后,他便开始索贿、受贿、贪污,和别的贪官没有什么两样。只不过,因为有皇帝作为保护伞,他不仅是胆子大,而且胃口也远远超过一般贪官。

当时,凡是入觐、出使的官员都必须对其行贿。各地官员进京述职时,需要先向刘瑾行贿,这叫做“拜见礼”;如果有官员升迁,刘瑾便向其索取“贺印钱”,官员必须交出谢礼。如果不肯给,就会遭到报复。大学士吴俨、御史杨南金,都被这样打发回老家。给事中周钥在出使执行任务回京之后,因为没有金钱行贿,竟然就此自杀。

礼金送少了还不行,同样会被立即撤职。但如果追加贿赂,则官职又能立即恢复。所以,官位基本上成为刘瑾手中的商品。都指挥以下如果有求升迁之人,只需求得刘瑾片纸。在得到足够的贿赂之后,刘瑾只需写个小纸条就能办成事,他会在纸条上面写“某授某官”,兵部只有依照他的指示立即执行。官员之中如果有犯罪之人,只要是交够了财物,不仅可以逃过处罚,反而还有机会擢升。

由于内阁焦芳、刘宇,吏部尚书张彩,兵部尚书曹元,以及锦衣卫指挥杨玉、石文义等人,都是刘瑾的心腹,所以使得刘瑾有机会掌握这卖官鬻爵的整条利益链。

耍奸玩狠,逞性妄为:"立皇帝"刘瑾的上位史

焦芳

总领厂卫

刘瑾为什么变得这么可怕,原因并不复杂。除了他擅长利用皇权,精于耍奸玩狠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,他是总领厂卫的重要人物。不仅是掌控了所有的情报资源,而且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别人的生死。

当初命悬一线之际,刘瑾等人依靠哭闹争取到了众多政治筹码,既可以掌控司礼监,也可以提督东厂,而且顺便将西厂恢复。后来,丘聚得罪了刘瑾,提督东厂的权力被剥夺,令刘瑾的权力变得更大。

在朝臣之中,刘瑾非常注意培植亲信,打击异己,在情侦系统更是如此。与他心怀各异的,都会遭到刘瑾清洗。只有和他一条心,才会得到重用。其中最为典型的,就是锦衣卫指挥使石文义。

石文义本是内官石岩的养子,因为受到刘瑾的青眼相加,所以能够官运亨通,连升数级。几年之内,他从千户到指挥同知,再到指挥佥事,最终成为锦衣卫指挥使。在这期间,他一直是刘瑾的重要爪牙。

在东厂、西厂的联合阻击之下,锦衣卫其实早已经沦为日常事务机构,更多时候只能按照厂臣的旨意行事。等到石文义成为首领,锦衣卫更是沦为刘瑾的私人工具。厂卫的势力,也由此合为一处。

刘瑾气焰嚣张,但仍有一股力量在悄悄地进行着反抗。

耍奸玩狠,逞性妄为:"立皇帝"刘瑾的上位史

正德三年(1508)夏,在皇帝巡行的御道上忽然出现一封匿名信,揭发刘瑾的种种不轨行为。遗憾的是,这封检举信最终还是非常不幸地落到刘瑾手中。他气急败坏,立即矫旨召集文武百官跪在奉天门下。由于始终查不出写信之人,刘瑾变得更加气急败坏,等到天黑时分,他竟然下令将五品以下官员全部下狱。

第二天,大学士李东阳申请放人,刘瑾也已得知书信是出自内臣之手,这才同意放人。当时正值酷暑,太监李荣想给群臣送去冰瓜解暑,没想到就此惹来刘瑾的盛怒。不久之后,主事何釴、顺天推官周臣、进士陆伸等人,都先后因为中暑而身亡。

虽然是被及时发现和及时惩治,但刘瑾隐隐约约之间,看到了一些潜在的敌人。这让刘瑾感到一丝害怕和震惊。

不久之后,为了进一步加强对臣民的监控,他改惜薪司外薪厂为办事厂,荣府旧仓地为内办事厂。京师称之为内行厂。这种称呼也一直被史籍所习惯沿用。在《明武宗实录》中,曾简称其为“内厂”。只是今天的人们,似乎不太经常使用这一称呼。

锦衣卫中的骨干分子,就此被刘瑾挑选进入内行厂。为了壮大内行厂的声威,刘瑾决定亲自担任提督。京城内外都很快得知,这个新设的特务机构,掌握着更大的权力,比东、西二厂更加阴森可怕,手段也更加残忍毒辣。

以前是东厂、西厂抢着抓人,互相争功,但是等到内行厂出现后,他们就不敢这么放肆了。因为只有内行厂才有这种随便抓人的权力。而且东厂、西厂也都受到内行厂的监控。他们不仅什么人都敢抓,而且抓进来的人,很少能够活着走出监狱。

至此,刘瑾得以总领厂卫,东厂、西厂、内行厂、锦衣卫这四大特务机构全都由其掌控。他已经从一名毫不起眼的宦官,成长为一代特工之王。

因为权势过大,当时人的心目中,他已经是可以与朱厚照比肩式的人物:都是皇帝级别。只不过一个是站着的,可以称之为“立皇帝”,另外一个则是坐着的,可以称之为“坐皇帝”。

当时有一位叫林俊的巡抚,就曾写下了这样一封奏章:

今近而京师,远而天下皆曰两皇帝:朱皇帝、刘皇帝;又曰坐皇帝、立皇帝。谓陛下居皇帝之位,而刘瑾实系皇帝之权。陛下朱姓,朱皇帝,刘瑾刘姓,刘皇帝也。

说“刘瑾实系皇帝之权”,其实也不算夸张。因为刘瑾已经在很多时候,把皇帝该办的事情都替他办了,甚至是臣民的生杀予夺之权也被刘瑾攫取。既然是“立皇帝”,他便学着历史上的那些暴君,开始任性弄权。

相关文章
热门评论
说点什么吧